白炽灯“封杀令”,引发“蝴蝶效应”
2011-2-21 11:05:55

   3月9日,欧盟通过一项协议:终结“白炽灯时代”,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对萧山荧光材料生产企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3月14日,杭州大明荧光材料有限公司的业务员小李,把一份来自美国通用电气GE照明公司的合同交给董事长唐寅轩。此时,唐寅轩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说,这份合同是我们公司和欧美跨国公司叫板的第一次胜利。

  取消“霸王条款”,GE公司让步

   GE照明公司是全球知名的电气照明类跨国公司之一。大明荧光与GE公司签订第一份合同始于两年前。去年年底,唐寅轩不甘合同中的一些“霸王条款”,向GE原有合同说“NO”,并提出了修改意见。在经过一番谈判和较量之后,今年初,GE非但没有终止与大明荧光的合作,反而同意了大明公司对原来合同的修改条款,如将原来的交货形式由“寄售且三个月后付款”改为“现货交易,一个月后结清”,并提价10%左右,等等。

  唐寅轩告诉记者,GE公司的订单占了大明荧光总销售量的五分之一多,而这一修订将给大明荧光带来100多万元的利润。而与之相随,在国际市场上产生的影响更是无法用金钱衡量。

   “这一胜利与欧盟‘封杀令’不无关系。”唐寅轩这样认为。

  终结“白炽灯时代”,中国企业获益

  在3月9日闭幕的布鲁塞尔欧盟春季首脑会议上,通过一项协议:彻底终结“白炽灯时代”,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欧盟各国领导人已经知会欧盟委员会尽快通过提案,2009年以前在个人家庭中逐步淘汰白炽灯。

  唐寅轩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相信在这“封杀令”正式出台之前,立足市场前沿的跨国企业早已获知这事。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欧盟“封杀令”引发的“蝴蝶效应”,给中国绿色照明产业带来的震动当然超过了一场龙卷风的威力。

  中国绿色照明工程促进项目办公室专家组专家吴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是稀土资源大国,也是全球稀土节能荧光粉和荧光灯的主要生产国。在欧盟“封杀令”之前,澳大利亚已于今年2月宣布,将在2010年之前全面禁用白炽灯,这两个“封杀令”对中国节能荧光粉和荧光灯产业来讲,是一次有着决定性意义的机遇,标志着欧盟节能荧光灯反倾销案的告终。

  萧山节能荧光粉,“领舞”绿色照明产业

  吴虹从事稀土荧光粉和荧光灯研究已有30年。他亲身经历了中国第一只稀土节能荧光灯和第一克稀土节能荧光粉的研究与生产。吴虹将“封杀令”产生的效应归纳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产业的影响,白炽灯的终结势必大大提高节能荧光灯的需求量,有需求就有市场,对整个产业的提升而言是一个利好消息。另一方面是对中国“绿色照明”系统工程的影响。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中国也无法躲开欧盟“封杀令”的影响。事实上,中国已有部分省市率先对消费者选用国家认证的节能产品进行经济上的补贴。

  吴虹说,萧山大明荧光生产的节能荧光粉占了全国的十分之一。而且,萧山还有更大的发展潜力和发展空间,仅就大明荧光1000吨的年生产能力,在中国就是屈指可数的。同时,萧山大明荧光粉的生产已经率先实现了清洁生产,为其真正实现“环保节能”提供了“绿色通道”。

  唐寅轩说,欧盟“封杀令”正是提升我们产品知名度的一个好机会。首先,我们将有更多的与国际大公司合作的机会;其次,我们将借这个平台,把自主创新与品牌战略结合起来,增加产品附加值,大力发展我国的绿色照明光源产业。

  唐寅轩带着记者参观了两年前完成了“扩建年产1000吨稀土三基色荧光粉”的新厂区。唐寅轩说,去年,公司的年产量达350多吨,今年年初预计增量为10-20%。“封杀令”的出台,将使企业重新调整发展方向和目标。